优客工场赴美IPO再进一步,距离“联合办公第一股”只差临门一脚?

2019年10月31日  浏览:136

有限公园选址网

WeWork上市惨遭“滑铁卢”后,“联合办公第一股”之位再次空置。

因此,随着近期市场传出消息称,优客工场已向美国证券监管机构递交秘密招股说明书,业界亦纷纷猜测,优客工场敢在此时继续冲刺上市,其或大概率安全着陆。

然而,在国内联合办公行情转冷的环境下,WeWork的败北就在昨日,优客工场继续谋求上市的信心究竟来自何处?

赴美IPO进阶之路

10月25日,据外媒援引消息人士透露,“优客工场已于9月底向美国证券监管机构提交了一份保密的招股说明书,希望在年底前进行首次公开募股。”该消息一经传出,便受到了市场的广泛关注。

其实,优客工场上市的消息时有传出。早在2018年5月,优客工场创始人毛大庆就曾在公开场合表示,“公司预计将在今年或者明年年初上市”;今年2月份,有媒体报道称,“中国版WeWork”优客工场计划将于今年第三季度赴美IPO;随后,又有市场消息传出,优客工场的上市计划将延后至2020年,募资将超过2亿美金。

这意味着,优客工场此次究竟能否上市,大概率会在今年末至明年就会有个结论。

值得注意的是,优客工场此次提交上市申请,采用的是保密招股书的形式。据了解,这种形式源于美国2012年4月通过的《创业企业扶助法》,是对年营收低于10亿美元的公司进行的一种保护,通过保密招股书“试探”市场的态度。

58安居客首席分析师张波对蓝鲸房产解释,保密招股书有利于计划上市方先行了解投资者的态度,甚至可以选择是否真正IPO。尤其是在放弃上市后,其声誉将不会受到影响,对于企业自身的保护会更为直接。张波同时指出,但由于进行了相应的保密,也会导致投资者对于公司的态度更为谨慎,对于市场规模小影响力小的企业来说,这一层面的影响会更为明显。

在WeWork经历了上市折戟、估值跳水、创始人出局等重重打击后,国内联合办公市场一度遭到“信任危机”。一位不愿具名的业内人士对蓝鲸房产指出,虽然wework选择退出IPO,但在其被扒光了底的前提下,wework下次上市会更困难。而面对共享办公行业盈利难的问题被暴露在阳光之下,市场对共享办公行业的态度也越发模糊。鉴于优客工场的业务模式与WeWork相似,其在此时探索上市或许不是最好的选择。

由此看来,优客工场会否真正在此时选择叩响资本市场大门还是个未知数。不过可以确定的是,随着WeWork的偃旗息鼓,优客工场或许会成为“共享办公第一股”争夺战中的最大赢家。

中国企业资本联盟副理事长柏文喜对蓝鲸房产表示,上市对于优客工场来说,一则可以获得融资来支持运营和推动并购来扩大企业规模,提升企业竞争力;二则可以使前期投资者持有的股份获得更高的流动性和退出通道。在行业加速整合和规模化发展的推动下,上市或是其助力其发展的最好选择。

多元化赋能,欲摆脱“二房东”称号

在业内人士看来,WeWork的败北,根本上还是公司战略和商业模式的问题。柏文喜向蓝鲸房产分析表示:“不断走低的毛利支撑不了过快的发展计划与发展速度,导致资本市场对其前景不看好,对其估值过低,这才引发了前期投资者与公司运营方之间就是否上市问题的冲突。”

而商业模式与WeWork雷同的优客工场,盈利模式又是否已经做好接受严苛投资者的检视?

据亿欧网统计显示,目前优客工场的主要盈利模式分为直营办公空间、品牌加盟管理、生态圈投资、个人会员服务、流量平台5种。但优客工场创始人毛大庆也曾坦言,“我们远不是一个已经弄清商业模式、摸透盈利模式、可以持续增长、不停对社会创造价值的公司。”

这从优客工场公开的数据中也可窥得一二。在优客工场2017年1.67亿元的总营收中,来自办公空间租金的收入占比约为90%,其他业务的收入仅占到10%左右。到2018年,除租金以外的收入提升到25%,但办公空间租金仍是其收入的主要来源。由此可见,优客工场同样面临着盈利模式过于单一,过度依赖出租的现象。

张波也对蓝鲸房产直言,从共享办公来说,目前的获利方式还是通过“二房东”来收取租金差,虽然一些共享办公企业会用“行业圈”、生态办公等等概念进行包装,但从本质来看服务增值的空间非常有限,模式本身的创新度也难言有大突破,因此在经历了共享办公的野蛮增长后,当下的市场开始变得更为理性,行业淘汰率也在增加。从短期来看,共享办公很难摆脱“二房东”这一称号,也很难通过模式的创新实现行业的再次快速发展。

对此,毛大庆也曾有过相关表态“我们的解决方案是和时间做朋友,在彻底认清联合办公长尾效应的本质后,先做规模效应,实现规模化的强者恒强。”据其官网数字显示,截至2019年6月30日,优客工场已经在保括中国一线和新一线城市以及新加坡和纽约在内的44个城市,管理逾200个联合办公空间。而据蓝鲸房产不完全统计,截至2018年年末,优客工场全年仅并购动作就完成了7次。

但值得一提的是,除了加紧规模扩张之外,优客工场还在迅速吸附人才储备,为上市计划铺路。

今年6月份以来,优客工场发生了频繁的人事调整。6月10日,前微软亚洲研究院青年科学家、火箭办公创始人兼CEO韩铮正式加入优客工场,担任优客工场首席科技创新官,主要负责与智能办公相关的硬件和软件系统的预言、设计和研发,并配合公司整体计划进行部署、升级和技术运营;7月3日,来来会创始人、火箭办公创始人王国航加入优客工场,担任优客工场首席战略官,负责公司新战略结构的搭建,推动并完善公司用户及会员体系的升级。7月29日,优客工场送走了原总裁孙霞,并在同一天迎来了原氪空间运营副总裁孙亮担任集团执行总裁。近日,曾在凯德置地任职11年的张国文加盟优客工场,担任首席发展官之职,负责基金与金融相关业务的发展。

对此,柏文喜对蓝鲸房分析,优客工场的这轮人事调整,意味着自身团队的优化和提升,可以借助新加入的人才凝聚更多的社会资源,助力优客工场的快速发展。

究竟其管理团队的升级和现有的多元化业务,能否为其未来的营收和盈利带来改善,现在还是未知数。但很显然,优客工场已经准备好了自己的故事,接下来只需等待资本市场的反馈。



责任编辑:有限公园

本页网址:http://tj.ucnpark.com/News_23178.aspx



产经新闻 了解更多
政策速递 了解更多
招商引资 了解更多
孵化器速递 了解更多
园区动态 了解更多